<noframes id="8y72d"><noframes id="8y72d"><tr id="8y72d"><output id="8y72d"></output></tr><strong id="8y72d"><output id="8y72d"><noframes id="8y72d"><listing id="8y72d"></listing><output id="8y72d"></output><noframes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 <noframes id="8y72d"><noframes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strong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strong><strong id="8y72d"><strong id="8y72d"><tr id="8y72d"></tr></strong></strong><listing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listing><strong id="8y72d"></strong><listing id="8y72d"><output id="8y72d"></output></listing><listing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listing><listing id="8y72d"></listing><output id="8y72d"><output id="8y72d"><noframes id="8y72d"><strong id="8y72d"><output id="8y72d"></output></strong> <strong id="8y72d"><output id="8y72d"></output></strong><listing id="8y72d"></listing><strong id="8y72d"></strong><listing id="8y72d"></listing><strong id="8y72d"></strong><strong id="8y72d"><output id="8y72d"><tr id="8y72d"></tr></output></strong><strong id="8y72d"></strong><strong id="8y72d"></strong><strong id="8y72d"></strong><output id="8y72d"><output id="8y72d"><tr id="8y72d"></tr></output></output><listing id="8y72d"><strong id="8y72d"></strong></listing><listing id="8y72d"></listing>
 
用戶登陸專區
  
郵箱登陸
 公司動態
 金融消保專欄
 反洗錢專欄
 黨建專欄
 信托研究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信托研究
首單信托PPP即將落地 信政合作迎變局

首單信托PPP即將落地 信政合作迎變局




  地方平臺公司被剝離政府融資職能已近一年,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正為基建加碼而糾結。信托作為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融資渠道之一,開始嘗試用新的業務方式來參與穩增長而推出的龐大基建計劃。被推崇的“PPP”模式則是信托公司與之合作的一種最新方式。知情人士透露,信托巨頭中信信托正計劃用這一模式為河北唐山的一處準公益基建項目提供資金支持。如無意外,這一項目將會在近期落地,并成為中國信托行業首單成功落地的PPP項目。此外,一些信托公司也在近期參與PPP產業基金。

  不過,傳統的信政合作模式并沒有被拋棄。在地方強烈的融資及信托公司自身經營需求的背景下,舊模式在經歷一番調整與變通后依舊存在。業內人士認為,即使地方債務融資未來全部轉化為市政債和PPP,從理論上來說也不會影響信托資金以適應性的有效創新方式介入基礎產業建設。

  首單信托PPP即將落地

  一份來自唐山市政府網站的公告顯示,中信信托參與的這單PPP業務為“2016唐山世界園藝博覽會基礎設施及配套項目”。此外,該網站一篇發布于今年5月11日的新聞稱,該項目“已完成資格預審和競爭性磋商等政府采購流程,我市首個PPP典型示范項目成功落戶”。

  所謂PPP,即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去年9月,《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簡稱43號文)下發,這一文件在剝離政府融資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的同時,推廣使用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

  具體而言,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城市基礎設施等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事業投資和運營。政府通過特許經營權、合理定價、財政補貼等事先公開的收益約定規則,使投資者有長期穩定收益。投資者按照市場化原則出資,按約定規則獨自或與政府共同成立特別目的公司建設和運營合作項目。投資者或特別目的公司可以通過銀行貸款、企業債、項目收益債券、資產證券化等市場化方式舉債并承擔償債責任。政府對投資者或特別目的公司按約定規則依法承擔特許經營權、合理定價、財政補貼等相關責任,不承擔投資者或特別目的公司的償債責任。

  唐山市政府網站前述新聞稱,該項目由政府和社會資本按照股權比例注資,成立項目公司,具體負責唐山世園會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和運營。項目合作期限為15年,社會資本固定投資收益不高于8%,收益來源為項目運營收益,不足部分由政府安排運營補貼。項目到期政府指定專門機構對社會資本股權原值回購。

  知情人士進一步透露,中信托作為社會資本參與其中,將發行信托計劃入股該項目公司,持股比例超過50%,而相應的信托資金極有可能來自銀行。相關人士透露,中信信托方面正在積極推進,項目有望于近期正式落地。業內人士認為,如若進展順利,這將是信托行業第一單成功落地的PPP項目。

  除了直接參與PPP項目外,一些信托公司試圖借道PPP產業基金來參與基建投資。上月,建信信托與綠地控股集團、上海建工集團決定共同投資中國城市軌道交通PPP產業基金。據悉,上述三家公司將組建一家基金管理公司,擔任上述軌道交通PPP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和管理人。該基金總規模為1000億元人民幣,首期規模240億元,投資范圍為PPP項目庫及政府統一采購的軌道交通與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且主要考慮省會城市及有一定條件的地級市。不過,據報道,該基金尚處于框架協議的簽署階段,后續該基金投資各方仍需就基金籌資、運作管理、投資決策等開展商務談判。

  信托PPP探索多種路徑

  顯然,信托公司已經開始嘗試用PPP模式與政府合作,而43號文則是產生這種新的合作關系的直接原因。事實上,信托一直是地方最為重要的融資渠道之一,其傳統業務模式通常是信托公司與地方融資平臺合作,以信托貸款或假股真債的形式為基建項目提供資金,地方政府出具擔保承諾函。這一業務模式的核心是政府信用要為合作背書。

  由于信托特有的期限靈活、審批迅速、資金匹配度好等優勢,使得信托迅速被地方及融資平臺所倚重,信政合作業務發展迅猛。不過,龐大的地方債務隱憂促使43號文下發,要求剝離政府融資平臺的政府融資職能,融資平臺公司不得新增政府債務。這意味著信托公司與政府在基建領域的合作,不得不考慮PPP這種新的模式。

  此外,政府正在通過加碼基建穩增長。據報道,在財政部大力推動下,地方政府和各級財政部門陸續公布擬實施PPP項目名單,涵蓋交通、市政、醫療、環保等多個領域,預計總投資近2萬億元;I域規模龐大的投資,對于金融機構而言可謂是難得的機遇。

  中融信托創新研發部認為,目前,新一輪PPP熱潮已經開啟,PPP法治環境正大幅改善,信托公司應當抓住機遇積極嘗試。信托公司應當選擇有穩定現金流的項目參與PPP嘗試,參與模式可以有幾種。一是真實投資于PPP項目公司,通過項目分紅收回投資。這種模式對信托公司全面識別風險能力以及就風險分擔機制與政府談判能力的要求最高。且由于PPP項目期限長而收益較低的特征,信托公司可能需要撮合保險、銀行等長期低成本資金開展業務。二是給私方配資,信托公司與其他社會資本作為聯合體共同股權投資項目公司,在約定時間由其他社會資本回購股權退出,這種模式下信托公司需要全面評估回購方的履約能力。三是為PPP項目公司提供融資,由于政府不再為項目公司還款提供擔保,因此需要全面考察項目現金流情況,注意項目期限和還款安排與現金流相匹配。此外,PPP項目具有穩定現金流的特征,還適合設計成資產證券化產品,通過恰當的結構化設計滿足不同風險偏好投資者的需求。

  不過,對于信托公司而言,參與PPP業務并非易事。這其中資金成本即為一個重要障礙,正如一位熟悉PPP業務的信托人士所言,一般而言,信托資金成本較高,信托若以股權形式參與,必然是追求高回報,這在一定程度上與政府建設相關項目的初衷相左;信托若以債務形式參與,則難以匹敵低成本的銀行貸款。

  實際上,某大型信托公司在去年末,就因為資金成本問題與一單PPP項目失之交臂。2014年11月30日,財政部公布30個PPP示范項目,該項目即位列其中。盡管當地政府最初有意與該信托公司合作,但最終還是選擇資金成本更低的銀行。

  此外,業內人士還認為,在實際操作中PPP項目投資規模大、運作周期長,對于信托公司而言,還要面臨項目建設、經營管理等方面出現的風險。前述人士即認為,相比金融資本,產業資本憑借著對相關項目的熟悉更適合參與PPP。

  傳統模式“變身”潛行

  招商證券在近期的一份研報中認為,相比銀行和券商,信托公司的資金成本比較高,在公益性或準公益性的PPP項目中很難找到成本收益匹配的項目。此外,信托公司也不具備項目收益債等債券的承銷資格,PPP項目短期內無法成為原有政信合作項目的替代。

  實際上,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原本被認為將在43號文后消失的傳統模式依舊在繼續,只是與原來相比,經過了一番“變通”。

  一位資深信托經理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盡管目前已經剝離了政府信用,但實際上,有些平臺公司或交易對手的資產質量不錯,加之政府也有解決存量債務的需求,所以目前這種短平快模式仍有一些公司在做。

  中部某信托公司相關業務人士進一步透露,相比之前發放信托貸款,目前其公司已開始采用另外一種交易方式,其具體交易結構為,募集信托資金用于受讓平臺公司對地方政府的應收賬款,同時要求地方政府出具對該應收賬款的還款承諾,如此一來就可在不違背相關文件的前提下,信托既為平臺公司提供基建融資服務,又綁定了政府信用。此外,亦有業內人士透露,地方融資平臺較多,其中一些并不在相關部門發布的融資平臺名單之內,因此信托公司會選擇與這類交易對手進行合作。

  不過,目前來看,信托公司對于傳統政信合作業務的分歧比較大,不少公司已經暫停這一業務。來自多家信托公司的相關人士透露,目前市場上銷售的傳統政信合作產品中,有不少是年前搶發出來的。實際上,在43號文下發之后,一些信托公司開始趕在12月31日前搶發政信合作類產品,其原因是趕在前述時間截點發出來的信政合作項目極有可能會被認定為地方政府性債務而納入預算,從而極大提高產品的安全性。

  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數據亦顯示,2015年一季度,信托資金投向基建領域的比例沿襲2014年以來的下降趨勢,占比僅為20.75%,而在信政合作業務火爆的2010年,這一比例達40.16%。不過,在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看來,信托的長期資產配置功能與基礎產業投資所需資金的長期性有著較多的契合點,即使地方政府債務融資未來全部轉化為市政債和PPP,從理論上來說也不會影響信托資金以適應性的有效創新方式介入基礎產業建設。

來源:中國證券報      時間:2015/6/26 8:38:56
 
私人股權投資信托(PE)
上市公司股權受益權信托
結構化證券投資信托(陽光私募基金)
房地產信托
基礎設施信托
信貸資產受讓信托
員工持股權信托
產業投資基金信托
國企改制、資產重組、產權購并信托
融資租賃信托
版權所有: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 吉icp備05000712號
設計制作:南北科技

吉公網安備 22010402000424號

 
漂浮廣告
五月天久久婷婷无码_国产一品道av在线一二三区_久久亚洲人成电影网极品bbwxxxx_国产亚洲一区二区手机在线